历史故事 成语故事中国历史故事帝王故事名人故事 富豪故事世界名人故事名人成长故事情感故事 亲情故事爱情故事感人故事鬼故事 聊斋志异医院鬼故事恐怖故事神话故事 中国神话罗马神话埃及神话民间故事 民族节日昆仑之歌中国民间故事儿童故事 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一千零一夜
您当前位置:读故事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床上有人

床上有人

日期:2015-05-31 10:29  文章热度:

老四走了
  暑假过得很快,新的学期开始了,开学前一天我们413宿舍的7个人都回到了学校,这也是我,我们的传统,回校的那天晚上大家出去大吃一顿,然后迎接新学期的到来。
  这一天,大家放好了自己的行李之后,就是聚在一起聊这一暑假的事情,准备晚上的到来。出了学校正门右转有一个回民饭店,因为老二是回民,所以每次聚餐都去那里,这次仍不例外。
  晚上的饭点很快到了,房间已经订好,去了直接点菜就行,这一晚上大家有说有笑,有玩有闹,好不尽兴。当然酒也都喝了不少,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一步三晃,投昏昏糊糊的。出了饭店门过了马路就是公共厕所,按理说饭店离学校很近,完全可以回到学校以后在去,可大家喝的太多憋不住了,都急急忙忙往厕所跑。老大和老二先跑过去了,紧接着是老三和老七。老四是一个人跑的,我和老五在老四后面。老五今天喝的最多,风一吹,他有些难受了想吐,我赶紧把他拉到了路边,他趴在路边的栏杆上吐了起来。正当我抬起头跟老四要纸的时候,只听见“砰”的一声,一辆汽车停在了路中间,在看老四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此时我们都吓出一声冷汗,酒劲一下就醒了,飞快的向老四跑去。
找故事,读故事

  此时的老四血肉模糊已经看不清脸了,只有一双大眼死死的睁着,嘴里大口的吐着血。肇事司机下来也不知所措,只是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一向冷静的老三报了警并拨打了120。在等待的同时,我扶起老四的头放到我的大腿上,老四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只有那双眼睛越睁越大,似乎不相信而且不甘心这一切的发生。大家都在劝老四挺住,一定要挺住。开始起风了,远处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但老四的眼睛却已经开始向上翻,慢慢的只剩下白眼珠。风呼呼的吹着,救护车到的时候,老四已经走了,那睁得大大的白色的眼睛却怎么也闭不上,地上和我身上的血迹都随着风干枯了,但却还是那样的红,直刺你的眼睛。
  老四的事私了了,那个车主赔了老四的父母一些钱,具体数目我们就不知道了。我们把老四的行李收拾好,等着他的父母来拿,可他们却说孩子都没了,还要行李干什么,让我们自行处理了吧。扔了吧,大家又舍不得,就先在李四的那张床上放着了。
  葬礼那一天,我们六个都去了,送老四最后一程,也见了最后一面。棺材前的遗像,老四在淡淡的笑着,那是我替他照的,那时还开玩笑说:“在未来的某天,我们的老四离开我们的时候,这张照片, 哎 ,你就当遗像吧。”老四还在那一个劲的点头说:“恩,不错不错。”可现在,想到这眼泪在也控制不住了。 dugs.cn读故事
  晚上回到宿舍,大家都上床休息了,我突然想到那身沾满老四血的衣服,血已经干了,但还是那样的鲜红,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醒目。我拿起盆子和洗衣粉来到水房打开水龙头,想先把衣服泡起来,顺便去了厕所。从厕所出来,盆子里的水已经满了,水已经变成了鲜红色,哗哗的往外流着。拿着衣服,眼睛却渐渐模糊起来,我仿佛又回到了事故现场,老四躺在那,一双白色的眼睛,我望着他,他也望着我,一动也不动。一个同学的脚步声把我拉回了现实,他是来上厕所的,但看到我脸盆里的衣服和满池子的血水,他被吓跑了。我赶紧放掉了池子里的水,开始洗起衣服来,血渍在慢慢的溶化,最后只剩下淡淡的颜色洗不掉了。这一天也累了,把衣服晾好就回去睡觉了。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老四了,他推开门来到我的床前,问我为什么不要他了,大家是兄弟要永远在一起,说完便要走。我想起来拉住他,却拉了个空,从床上掉了下来。疼痛感使我醒了过来,大家都问我怎么了“没事,做了个梦,都睡吧。”我看了一下老四的床铺,只有行李摆放在上面,便爬上床睡觉了。
  学校里对于老四的事传得风言风语的,从此在也没人来我们宿舍玩了,我去其他的宿舍,表面上没什么,可看得出来,他们都不大欢饮,我们六个人被孤立了。413宿舍也成了一个神秘的宿舍,还不止这样,整个四楼都处在一个紧张的气氛当中,有的人已经受不了申请到别的楼层了。但是时间可以消磨一切,毕竟校园里八卦的事太多了,什么哪个班的班花夜里没回来,哪个年级的恐龙居然怀孕了等等,很容易让人遗忘,四楼又恢复了以前的一切。每天都过着吃饭、上课、吃饭、睡觉的日子。转眼间就要期末考试了,成绩决定一切,大家都进入了紧张的学习当中。

内容来自读故事



床上有“人”
  在外面可能没人记得老四是谁了,可在413宿舍,他永远是我们的兄弟。老四的行李依旧整齐的摆放在他的床上,每天我们都整理一遍。因为要期末考试了,大家在熄灯以后都会用自己买的充电小台灯看一会书,学校也默许了,没有人来查。
  我呢,则习惯把台灯看到彻底没电在睡觉,所以是睡得最晚的一个。老大又打呼噜了,很吵,为此我们没少捏他的鼻子。屋里不知怎么的来了一阵凉风,打了一个哆嗦,趁着灯还有些亮,今天就睡觉吧。
  当我把衣服脱下来的时候,眼睛不经意扫到了老四的床,他床上的行李是铺开的,就和老四在时一摸一样。怎么回事,谁弄的,望了望其他人,都睡得死死的。不对,刚才还好好的,应该不会有人弄才对。“嘎吱吱”是床响的声音,正是从老四的床上发出的,我仔细的盯着老四的床,可床上什么也没有,渐渐的两个眼皮开始打架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起来正要下床,突然想到昨晚的事情,向老四的床上望去。行李依旧整齐的摆放在那儿,就和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难道是幻觉,但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天很快过去了,晚上熄灯以后,大家很快都睡了,可我却睡不着,想着昨晚的事情,眼睛时不时的向老四的床铺望去,行李依旧摆放在那里,渐渐的有些困了,便使劲地晃晃脑袋,使自己清醒一点,也许真是幻觉。困劲过去了便睡不着了,拿出收音机开始听了起来,在别人都买mp3、mp4的时候,我却买了一个收音机,因为它里面内容丰富,能听到各种各样的东西,随便调了一个台,是周华健的《朋友》我的最爱,“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渐渐的我沉浸 在歌声中,“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好美的歌,直唱到心里。突然,收音机里出现了“嗞啦”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歌声渐渐的听不到了。我开始换台,奇怪了一个也没有。收音机上的指示灯亮着,那就代表着有台,可传出的只有“嗞啦、嗞啦”的声音。我把收音机的天线伸长,一点一点的播着台,电台的“嗞啦”声越来越大,大的让人受不了,赶紧把耳机摘下来扔到一边,可还能听到里面的声音。这时我发现老四床上的行李又打开了,我呆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收音机里开始有声音了,是开门的声音,还有脚步声,一步、两步走得很慢,还有脱鞋的声音,最后床又发出一声响声,便什么也没有了。之后的事什么也不记得了,早上是被老大叫醒的,醒了之后,我偷偷看了一下老四的床铺,行李依旧整齐的摆放在那里。

内容来自读故事


  一整天的课上得我们都快吐了,晚饭回来之后谁也没有看书的心思了,都洗完早早的睡了。但这两晚发生的事让我却没有那么容易睡着。依然听着收音机,一个自称专家的人在那卖假药,打进电话的人居然和主持人声音一样,太假了吧,听得无聊便早早的关了。可就是在那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听见床的一声响,我知道又一样的事情发生了,心里莫名的害怕起来,不敢再向老四的床看去。过了许久,没有什么动静,我不敢转身便拿起床头的镜子接着楼道微弱照进来的灯光对准了老四的床。
  妈呀,我一下把镜子扔到了一边,只感觉浑身的冷汗一下冒了出来。睡衣瞬时就湿透了。老四的床上躺着一个人。这时候心跳得飞快,但巨大的好奇心战胜了我,我又拿去镜子手哆哆嗦嗦的对准了老四的床。只见那个人平躺在老四的床上,身上的衣服有些眼熟那不是我的衣服吗,上面还有淡淡的血迹。那张脸很熟悉,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那,俺不是老四的脸吗,那雪白雪白瞪大的双眼直直地看着上方。突然那人一下坐了起来,白色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我这里,我被这一突如其来吓了一大跳,镜子掉在了地上,再也支撑不住了,昏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宿舍里就我一个人,床头有老大留的字条,上面说他们都上课去了,见我睡的死就没叫我,没关系的,他们会帮我打到的。看完纸条我坐了起来,眼睛刚好看到老四的床,依旧是那样整齐。我赶紧下了床去衣柜,那身沾了老四血的衣服已经不见了。 dugs.cn读故事
  明天是周末了,大家都各自有自己的活动。老大和老三回家了,老五和老七区市中心学习,他们报了补习班,老二区找女朋友了,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更何况是一整天呢。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就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里玩电脑。宿舍里一共有4台电脑,其中就有老四一台,老四走之后就在也没开过。现在我把它打开了,看着一张张老四的照片,眼睛不禁模糊了。

梦魇
  “嘀”的一声,电脑重启了,在重新进入桌面以后,电脑的主题变成了红色,像血一样红。双击我的电脑,打开的确是一张老四的照片,就是那张我给老四照的被当做遗像的那张,照片中的老四瞪大双眼,白色的眼珠向外凸着,仿佛就要从电脑里蹦出来一样。嘴上的微笑变得诡异,看的我心里直发毛。那两个白色的眼睛仿佛动了一下,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心的把头伸过去看。当我接近屏幕的时候,老四的两个白眼睛一下子从电脑里跳了出来,紧紧地贴在我的眼睛上,使劲地往里钻,好像我才是他们的主人一样,又好像要吃掉我的眼睛,把他们占为己有。巨大的疼痛感使我大叫起来,眼前是一片黑暗,我使劲地挣扎,挣扎。猛的睁开眼睛,电脑上依旧是老四的照片,却是正常的了,那淡淡的笑很甜很美。原来是趴在电脑前睡着了,一场梦而已。

dugs.cn读故事


  到了晚上大家都回来了,兴奋着说着自己的事情,只有老二一副疲惫的样子,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老三,今天晚上咱俩换床睡。”
  “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赶紧的。”
  “哦,好吧。”说完便把被子抱到了我的床上,顺便把我的被子也扔了过去。熄灯时间到了,我躺在老三的床上,下边就是老四的床,不知道今晚会发上什么事情。可能也是因为劳累的缘故,宿舍里的人很快就睡着了,只有我一个人在那独自等待着。十二点已经过去了,收音机也没台了。
  我低头看了一下老四的床,没有动静。渐渐的困劲上来了,便闭上了眼睛。突然从老三的床上伸出一双手,直抱住我的腰,把我勒得死死的,又出来一双手勒住了我的脖子,两双手越勒越紧,我已经不能呼吸了,想喊也喊不出来,想挣扎可那两双手都勒得太紧了,视线开始模糊,模糊中我仿佛看到一张脸,那是老四的脸。就在我奄奄一息的时候,门开了,进来的是老大,他二话不说,过来三拳两脚就把那两双手给解决了,我大口喘着气坐了起来,刚要向老大致谢,心却凉到了底,老大,老大不是 在睡觉吗,怎么会从外面进来,这是在看宿舍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我一个在那坐着。我睁开了眼睛,宿舍里黑黑的,下边一闪一闪的,那是老四的电脑还在开着,隐约记得自己是忘了关了。今天是周末,大家要明天晚上才能回来,宿舍里就我一个人这次是真的醒了。 读故事网dugs.cn

兄弟走好
  楼道里的灯亮着,外面还有吵闹声,周六日熄灯的时间是比较晚的,我起来去水房洗了把脸,有换了套睡衣,拿起镜子照了照,头发有些乱,刚要放下的时候,镜子正好照在了老四的床上。床上的行李打开了老四整笔直的躺在床上,也是兄弟,此时并没有害怕的感觉,我忙转过头看,可床上什么也没有。镜子,我拿起镜子看到了老四,我明白了,镜子是媒介,只有通过镜子才能看到,还有收音机,通过收音机能听到声音。我拿起了镜子,打开收音机对准了老四的床。“是你吗,老四?”
  “我是老六。”床上的老四有了反应,把脸转了过来,两只眼睛依旧是白色的。我拿着镜子慢慢走了过去,把自己也照在了里面。“老六”收音机里传出李老四的声音。
  “我想你们。”
  “我们也想你,老大、老二、老三、老五、老七,大家都想你,老四,你的眼睛?”
  “因为眼睛,我不能去轮回,这次回来是让你们帮忙的.。”
  “什么忙?”
  “帮我闭上眼睛,没想到你能看见我,老六,真是太好了。”
  “是啊,但是你吓死我了。”

本文来自dugs.cn


  老四笑了:“用你的手伸向镜子。”
  我照做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手竟然伸进了镜子里面,摸到了老四的脸,是那样的真实。我把手放在了老四的眼睛上,向下摸了一下,就这样老四的眼睛闭上了。我赶紧把手又伸了出来。
  “谢谢你,老六,我走了。”
  “等”还没等我说完老六就已经不见了,我赶忙拿着镜子找遍了各个角落都没有。收音机开始响了还是周华健的朋友“朋友不曾孤单过,一声朋友你会懂,还有伤,还有痛,还要走,还有我。”听着听着,视线开始模糊了。当我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床前正拿着镜子照着,头发乱乱的,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一场梦一样。老四,兄弟,一路走好。
  第二天,我从图书馆回来,看大家都回来了,在那兴高采烈的讨论着什么,我仿佛也看到老四坐在他的床上,但只是一瞬间。老二一边捶着自己的腰一边涂抹横飞的说着,动作十分滑稽,直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回来了,大家都回来了。我走过去拍了拍老二腰说:“行不行啊。”
  “NO Problem!”
  “装。”我们都对老二竖起了中指。
  今天晚上聚餐,但是不许过马路。
原文链接:床上有人